最熱評丨千年石刻遭非法拓?。何奈锉Wo怎能“野生”

  近日,一群大學生在未向當地文物部門申請的情況下,非法拓印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朝齊梁時期帝王陵墓石刻群。這一幕被游客拍攝上傳朋友圈,引發關注。

微信圖片_20191010160245.gif

南朝齊梁時期帝王陵墓石刻群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位于江蘇省丹陽市。

  當地文物部門工作人員發現這一情況后,立即勸離人員并報警。

  據工作人員觀察,共有梁文帝蕭順之建陵石刻、梁武帝蕭衍修陵石刻和梁簡文帝蕭綱莊陵石刻的三處石獸被擅自拓印。被拓印的石刻本體及附近,留有少許黑色污點,疑似盜拓時留下的痕跡。

微信圖片_20191010160158.jpg

  10月8日,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回應,涉事的某大學帶隊老師已經來到丹陽,其解釋稱是課堂結合野外進行“游學”,將南朝石刻拓片用于學習研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違法”,對此感到抱歉。

  消息傳開后仍引發公眾熱議。

  ↓

  【國寶遭損 文物保護怎能“野生”】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南北朝時期的石刻具有極高的歷史文化價值,被盜拓的石刻屬于“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照理說,這樣珍貴的文物應該得到最好的呵護。但是,通過這次盜拓事件,再次印證了一些野外文物并沒有保護到位。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已經是國家文物局對不可移動文物所核定的最高保護級別。但是,即使是在最高級別的保護下,這些位置相對偏僻的文物缺乏妥善的看管,很多時候都是事發之后才會有優化的“保護方案”。一些地方對文物保護工作并沒有做到盡心盡力,甚至因為需要保護的文物過多,投入過大,存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況。

  面對這樣的現狀,在民間出現了很多“野生”文物愛好者和保護者。比如,近年來,出現了許多民間自發組織的“走陵人”團隊,所謂走陵,就是對有歷史價值的古代陵寢進行尋訪,考察陵寢的神道、神獸、殘存石刻等遺跡。此前,咸陽唐崇陵就發生過一次走陵活動,這一活動的目的,就是收集石刻殘件,統一放到唐崇陵白虎門的監控攝像頭下,他們認為這樣才能更好地保護文物。其實,隨意改變文物的擺放位置,也是對文物的破壞。

  其情可憫,其行卻該罰。文物保護作為一門大有學問的學科,非專業人士不可為之,貿然行動甚至可能涉嫌違法。我國《文物復制拓印管理辦法》第八條規定:復制、拓印文物,應當依法履行審批手續。依據相關法律,未經許可私拓違法,可以處2萬元以下罰款,如果對文物造成損壞,可以追究刑事責任。

  所以,無論歷史愛好者的初衷是什么,在陵區內搬動石刻殘件的做法肯定是不合適的。而類似新聞時有發生,凸顯了很多歷史文物愛好者想保護文物,卻方式不當的情況。面對文物保護的窘境,加強文物保護的宣傳教育工作迫在眉睫。

  央視有一檔很火的節目叫作《國家寶藏》,每集都會甄選幾件國家文物來進行介紹,每件“寶藏”都擁有自己的明星“國寶守護人”,他們講述“大國重器”們的前世今生,解讀中華文化的基因密碼。這檔節目播出之后口碑與收視齊飛,擁有了許多年輕人的收視群體,紅極一時。

  這樣的節目就是做好文物宣傳的榜樣之一,用輕松愉快的方式向群眾傳達文物的重要性和民族的傳統文化。是一種宣傳,也是一種更有價值的傳承,除了傳達思想,還能創造經濟價值,帶動旅游,實乃一舉多得之策。

  所以,一邊加強管理,一邊加強宣傳,這兩點完全可以并行不悖。而通過文物的附加價值創造出來的旅游、文化、影視等產業,都可以作為文物保護的投入資金,形成良性循環,從而實現在把正確文物保護觀念傳達給民眾的同時,夯實保護文物的“經濟基礎”。

  歷史文物見證山河、歷經歲月,是我國燦爛璀璨的歷史文明積淀的精華,保護這些文物就是保護我國傳統文化的根源脈絡。所以,還是希望歷史文物愛好者們對于田野文物應該只看不碰,非專業考古,盡量收斂自己的喜愛之情。否則,不管你愛不愛,帶來的都是一種傷害。(中國青年報 陳禹潛)

  【千年石刻遭盜拓折射文保困境】

  1500年的南朝石刻遭非法拓印,令人痛惜。從現場視頻可以看到,涉事師生在非法拓印時,擊打石刻發出很大的“當當當”響聲,這都可能對石刻本體造成損害,致使表皮脫落,而非法拓印可能將墨汁滲入石刻內部,導致石刻圖案無法辨識。

  值得注意的是,南朝石刻并非第一次遭到非法拓印,早在2014年,位于南京棲霞區的國家文物南朝蕭景、蕭憺陵墓石刻也曾遭非法拓印。而此次大學生非法拓印事件,如果不是湊巧有文物愛好者看到并拍下現場視頻發到微信群,這一非法拓印行為或許還不會被發現,這也不由讓人懷疑,是否還有其他人非法拓印而沒有被發現呢?不能讓“國寶”石刻被非法拓印所毀。

  1500余年的“國寶級”文物,屢屢遭受非法拓印的破壞,折射的是文物保護面臨的困境。我國是擁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文明古國,地上、地下的歷史文化遺產都極為豐富。很多文物散布于民間,保護難度不小,而一些地方在文物保護方面,又陷于人力、財力捉襟見肘的窘境,這些都讓文物保護陷入困境。

  而對于很多公眾甚至是一些“文物愛好者”來說,都普遍欠缺文物保護意識與相應素養,就如此次進行非法拓印的,是來自于上海大學美術學院的師生,居然是大學老師帶著學生堂而皇之進行非法拓印,他們連國家級文物“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基本常識都不懂,甚至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經違法。本應“最有素質”的群體卻做出了“最不文明”的行為,也折射了全社會文物保護意識的普遍欠缺。

  對于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者、管理者來說,更應擔起保護責任,對歷史文化遺產要小心呵護與保護。比如丹陽的南朝石刻屢屢遭受非法拓印,除了這些南朝石刻散布野外,保護難度大的原因外,與文保相關單位保護不力也有較大關系。對于當地相關部門來說,需要盡快制訂行之有效的保護規劃方案,解決好南朝石刻的保護問題。比如加大人力、財力的投入,采取對文保單位加裝高清攝像頭,加強對文保單位的巡查力量等措施,對文保單位尤其是南朝石刻這樣的“國寶級”文物,實施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保護。這樣就能避免非法拓印等行為對文物造成傷害的事件重演。

  要保護好老祖宗遺留下來的歷史文化遺產,是相關部門及全社會所有人的共同責任。而對于破壞文物的相關責任人,不管是普通公民還是相關部門,都要嚴厲追責,要增加他們的違法成本,要為文物保護劃好不可逾越的紅線與雷區,織牢“保護網”。從每位公民到相關部門也都要以敬畏之心來守護歷史文化遺產,這樣才能守護好我們共同的文化之根。(北京青年報 戴先任)

  【給野外文物 多加幾道 “安全防護網”】

  回頭梳理丹陽南朝石刻被盜拓的過程,不難發現,盡管丹陽文保部門采取了一些保護措施——給南朝石刻加裝了高清監控探頭,并明確了片區專管文保員,為文保員配備了可直接連接監控、隨時查看現場的手機,但監管和保護仍存在很多漏洞。

  南朝石刻屬于野外文物,沒有玻璃罩、防護亭等物理隔離保護設施,處于開放狀態。文保員并不駐場管理,文保員不在場時,僅憑監控,管理約束的力量是很薄弱的,人人都可以接近石刻、觸摸石刻甚至拓印石刻、損壞石刻。實際上,是網友發現了涉事高校師生的非法拓印行為,并向丹陽文保部門舉報,文保員及其他監管人員才陸續趕到現場采取了處置措施。

  最新的進展顯示,丹陽文保部門將聘請有相關資質的單位和專業人員處理殘存的墨痕、墨跡,沒收非法拓印的拓片,并對涉事高校師生啟動行政處罰。無疑,這是對文物的積極善后保護,讓違法者付出應有的法律代價,能產生一定的懲戒、震懾和教育作用。

  但是,事后的保護是被動的,是一種下策。針對處于開放狀態的野外文物,加強事前預防、事中防護才是上策,文保部門有必要給野外文物多加幾道“安全防護網”。(南方日報 李英鋒)

u=1301412042,1110294706&fm=26&gp=0.jpg

保護文物,人人有責

欠缺的文保知識當借熱點補回

  來源:中國青年報、北京青年報、南方日報(略有刪節)

責任編輯:韓慧

最熱評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谑薪鸨P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彩票中奖号排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