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69位棄讀學生,不必動輒以失信施壓

  9月29號,湖南大學研究生院的一則公示引起社會各界關注。公示稱,有部分研究生新生因出國、工作等個人原因申請放棄入學資格,另有少數新生逾期未報到,共計69人,湖南大學研究生院擬將取消這69名2019級研究生入學資格。

  湖南大學是教育部直屬的985大學,出現多達69名研究生“錄而不讀”的情況,也讓外界感到好奇。當然好奇之外不乏譴責的聲音,在不少人看來,“錄而不讀”擾亂招生秩序,是典型的失信行為,甚至有人建議稱,應將不守信用的學生納入征信機構的失信名單。

  站在高校角度對學生的批評可以理解。這些棄讀的學生,已經拿到了通知書,每個學生都占用了一個招生名額,放棄入學后,這些名額已經不可能補錄,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學位空缺。這樣一來,一方面,導致一些導師帶不滿人;另一方面,還會影響到學院的招生計劃??傊?,學生爽約的代價是,高等教育資源被浪費了。

  這種失信的現象,其實不只局限于研究生招生領域,本科和博士階段都存在。為了避免招生名額浪費和不公,像河南還曾出臺過高考相關規定,錄取后不入學實際就讀等造成招生計劃浪費的,下一年報名參加高考將限制其填報志愿的學校數量,同時失信事實將記入其個人誠信檔案。

  當然,河南對“錄而不讀”學生的懲罰措施,引發了不小的爭議。此次聲討69名學生的聲音之外,同樣有不少網友表示理解。

  因為對考生來說,哪怕拿到了錄取通知書,也只是和高校達成了初步的契約。如果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比如拿到了出國的機會,或者考上了公務員等,他當然有自主選擇的權利。畢竟話說回來,多數學生考研未必是奔著學術研究的目標去的,而是將它當作就業的敲門磚。

  法律規章沒有限制或禁止“錄而不讀”,那它就是考生不可剝奪的自由。而且,有招生經驗的高校,應該預料到這種爽約的局面,并提前做針對性安排。媒體對一些高校招生單位的采訪也顯示,類似大量學生集體爽約的情況,本來就相當少見。將它無限放大,并上綱上線地開出列入失信名單的懲罰措施,反而是簡單粗暴、小題大做,傷害了學生的自主選擇權。

  在本碩博的招生中,由于是集中錄取,高校和考生其實都沒有多少選擇余地,因此才會出現之前的北大退檔貧困生風波。“錄而不讀”造成的教育資源浪費,說到底還是招生體系不靈活的結果。每個學生只能獲得一張錄取通知書,學校也只能一次錄取,沒有補錄機會,必然容易出現學生“錄而不讀”,或者學校一些專業、導師招不滿人的局面。

  在這種前提下,正確的做法,可參考歐美國家那樣,減少集中錄取、集中調配的計劃色彩,讓錄取的方式更靈活、更有機動性,讓學生有“后悔權”,讓高校有補救的手段。用失信名單倒逼履約,甚至從道德層面對失信學生施壓,看上去能夠避免招生名額浪費,但對學生的前途和發展,同樣會造成另一種時間浪費。而且,這種減損學生自由的方法,和教育改革的方向可謂南轅北轍。

  (轉載請注明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原標題:對69位棄讀學生,不必動輒以失信施壓

責任編輯:韓慧

社會長焦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谑薪鸨P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彩票中奖号排三